《阴界游》第一卷 第一章 梦幻美艳女神

真主历2006年,在美国西北部某州。
一天深夜,从己经死亡的雷尼尔火山深深的山体底下,传来轻微隆隆的震动声。山上的石块,不停地地哗啦啦地向下滚落。没多久,从地底传上来的震动波越来越强烈。连续不断的轰轰隆隆的剧烈响动,把方圆三百公里左右的飞禽走兽都惊动了。黑压压乌云密布的天幕下,那些被异常响动所惊醒了的宿鸟,在天空中胡飞乱撞的;地上,有无数四处乱闯的走兽,它们惊恐万状地嘶叫着
天地间的生灵,有种末日来临前的恐慌。
在这范围内的一应建筑物,都开始如发神经般地左右摇晃,水泥与石屑,从墙壁与头顶的水泥板上纷纷扬扬的向下洒落。正在熟睡中的人们,都被可怕的叫喊声惊醒,一个个拖儿带女、扶老携幼的,开着小车,四处夺路奔逃。小镇上,小城里,公路上,就连乡村公路上,倒处都是在开动的汽车,和不知要逃向何方的人们。就连三百公里之外的西雅图市,也陷入一片恐慌之中。
终于,一声巨雷般的声响在天际震荡开来,把所有逃命的人都吓得动不了地方。胆大的人,转头向远方望去,见到一个终生难忘的可怕的场景:
巨大的火山熔浆柱冲破己经堵塞的山体,从火山口喷涌而出。随着这股冲天而上的熔浆,天地为之变色。云层瞬间在此地聚集,乌云翻滚,电闪雷鸣,狂风呼啸,暴雨如注。
“痛快!痛快啊!无拘无束的感觉,多好啊!哈哈!哈哈!哈——!”
一个巨大而可怕的狂啸声,伴随着风雨声响起,在天地间震荡着。随着这声音,从熔浆中,冲出一个通体燃烧着火焰的,身高达百米的人首狮身的火红怪物,背有双翅,一对前臂细长,尖端的手掌伸展为五指利爪。他不停地扇动双翅,静立在半空中乌云之上,如同猿猴的嘴脸上露出狰狞而恐怖的狂笑,从他的口中,呼出的灼热气息,就是熔浆也能化为飞灰。
他纵声狂啸,声音与狂风暴雨交织,脚踏在高高向上喷起的火山熔岩浆之上,与这狂风暴雨和火山熔岩浆一起,组成一副恐怖而狰狞的地狱图。此怪物正是人们传说中的火山妖神淮托斯。
“都是那该死的火龙神,让我在魔界呆了那么久,也不能来人界痛快地玩一场!现在这老不死的,终于不在这里,老爷我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夜啦!多好啊。”淮托斯纵声怒吼着,痛快地发泄着。看着火红的熔浆在地面上流动,所过之处一片飞灰,他又高兴起来,随手引出一大团红色熔岩浆,让它们飞上半天,如同焰花一样洒落,让整个大地充满一种恐怖的节日欢庆。
传说中,火山妖神被与创世神一起诞生的火龙神投入魔界,并用强大的封魔神咒封住他,让他魔法全消,只能在魔界中徘徊,以免到人界来搞破坏。妖神淮托斯却贼心不死,时刻准备着卷土重来。
淮托斯几千年来,一直都是在魔界四处流浪。大约一百年前,他流浪到斯诺顿帝国,在帝都斯诺顿城的最豪华的大酒店里,听一位黑狐魔法师说过,如今的人界,是由年轻的一代神灵接管,当年用封魔神咒禁锢他在魔界的火龙神,如今己经退位去安养天年,却把他的职权,让给了其小女儿纳丝莉,即人称“梦幻女神”的绝代大美女。淮斯托瞧不起这个小女孩子,认为她乳莠未干,根本不用担忧。为此他下定决心,一量魔法力量恢复,他就要东山再起,到人界大闹一场,闹他个翻天覆地,好让众神看看,他火山妖神可不是好欺侮的。
就在不久前,他巧遇上从人界进入魔界的最高阶仙魔师乔尼。火山妖神早就听说,仙魔师乔尼拥有各种封魔神咒的解咒秘诀,此次,他岂能错失良机!为此,他花去了一万个魔界法拉尔帝国制式的小金币,一百颗蓝宝石,一百个玛瑙,十颗大钻石,前往老乔尼的别墅,又经过多次诚心的请求,终于求得贪婪的老乔尼仙魔师的认可,为其解开了火龙神施加的封魔神咒,恢复他以前身为仙魔师级别的一半法力。当然,若要法力全部恢复,必须要继续修炼个三、五十年才成。
火山妖神从仙魔师老乔尼的别墅出来后,即刻念动咒语,打开从魔界闯入人界的封魔之门,进入人界的天地。虽然他魔法力量未全恢复,可仍旧忍不住要到人界一游。现在,看到几千年没见到的人界,如今变得如此繁荣昌盛,不免心血来潮,一时兴奋得难以控制,于是,首先来个火山大暴发,——这可是火山妖神最喜欢的游戏,以助其兴了。
淮托斯站在高高的熔浆上,看着火红的液体在地上蜿蜒流淌,所过之处,花草树木,房屋建筑,城镇市集,转眼间都化成了飞灰。他高兴得手舞足蹈,跳起了他在F3空中之城学会的妖孽之舞。还觉不满意,时不时用眼光射向密集的云层,来一个让天地震荡的巨雷,把鼻息喷出,烧化一大片火云,也让空中的狂风暴雨来得更其猛烈。时而,在空中驾云来回飞驰,时而大喊大叫,借以发泄几千年来积聚的不满。淮托斯想起自己的兄弟,毒火龙邪神——,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与一个主守护神拼命争夺神界的主宰权,他也不会被众神给打得魂飞魄散、永不超生了。否则,他们今天可以一起高高兴兴、痛痛快快地玩耍,那会多么好玩啊。
“哇靠!那是什么?”火山妖神望着远处的光点,感到有异。
从太阳系离地球遥远的金星上,一道光线以十倍光速直驰到他的面前打住。火山妖神淮托斯见此奇景,吃惊不小,忙驾座云飞身后撤到更高的空中,这才稳住身形,细细打量面前的这位:
在那炫目的光影雷电中,显出一位美少女,身材高挑,体态匀称,肌肤欺霜胜雪,面容秀丽无伦,刹那芳华与惊世绝艳,足可让浪子顶礼膜拜,妩媚一笑也会让天下英雄归服;一身如雪白又点缀有细碎淡蓝色小兰花的衣饰,随风猎猎起舞。她就是闻名七界的“梦幻女神”纳丝莉。她此时正脚踏一朵五彩祥云,出现在他面前相距百米的空中,冷若冰霜地瞪着面前的火山妖神淮托斯。
火山妖神一愣神,呆若木鸡地停立云端,看得眼都痴了。他被困在魔界中有足足三千年之久,对于在众神中,还会有如此出色之清艳美女,不禁大流口水。火山妖神本是位非常好色的妖孽,即刻嬉皮笑脸地凑上前说:
“美女,是不是寂寞了?还是打雷下雨的,有些害怕了,想找个帅哥做伴呢?”
美少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没有言语。
淮托斯想起自己是丑态毕露,默念“还我漂亮”魔法咒语,即刻变成一位人间的绝世帅哥,英俊潇洒,气度不凡。当然,此只是易容魔法,“真神之眼”神法是一眼就能看清他的真面目。
对面的女孩子冷冷地看着火山妖神淮托斯,并没有学别的女孩子,给这位想吃天鹅肉的赖蛤蟆一口仙唾沫吃。她只是面无表情、冷若冰霜地紧盯着他看了半天,才冷冰冰地问:
“你就是火山妖神淮托斯?”
“正是小弟!”
“火山妖神淮托斯,当年我父亲火龙神一时好心,留你一命,仅用封魔神咒封住你的魔力,并禁锢你在魔界中。想不到,你居然敢造次再度私闯人界,并且又为人类引来大灾大难,此等大错,本不能赦免,估念在同为一脉所出,再次给你一个改恶从善的机会:如果你马上束手就擒,自毁法力,并且,答应从此后,不再踏进人界半步,我就饶你一命!给你三分钟考虑!”
“美女,如果你能够与我一起去魔界生活的话,小弟的一切都听你的!”淮托斯恬不知耻,不仅不把她的劝诫当成一回事,还嬉皮笑脸地驾着座云,悄无声息地靠上前,想轻薄于她。
“放肆!”女神终于忍无可忍,发怒了。她默念真神之咒,轻挥玉指,一枚光剑,把他正悄悄伸展想偷袭她的五根手指齐根削去。如果他不是缩手得快,怕整个手臂都会被连根铲除。
“好歹毒的小妖精!”
火山妖神痛得哇哇大叫,一时间大怒,即刻原形毕露,口念魔法咒语,二级妖形狂化,一时身形暴长至几百米长,口中不停地念动魔法咒语来驱动着,随即又巨声大吼:
“火雷神锤!”
转眼间一柄巨大的火焰巨锤,出现在火山妖神手中。
美女神顾虑到在地球上空打斗,会影来大灾难。思之再三,她脚踏祥云,飞速向后一退,从地球来到木星的旁边立住身形。这儿是一个由无数陨石构成的小环,美女神的座云正飞驰在这环带上方停驻着。
火山妖神气坏了。他念动咒语,亦驾着座云,手持巨大的火雷神锤,凶神恶煞般,如影随形地跟踪而至。他把座云停在美女神对面,心中虽然愤怒,却仍旧略停了片刻,在思忖着如何才能把这美女生擒活捉,好带回魔界为妻。
美女神看着火山妖神的样子就感到恶心。待火山妖神未动手之前,口中默念咒语,随即一声娇叱:
“阿瑞斯之盾”。
在美女神的身边,很快就形成一圈蓝色神法守护圈阵,淡淡的蓝色光芒,把美少女护在中心,也把她的绝世容貌衬托得更加不可方物。
淮托斯主意己定,先来个下马威,好让她知道点厉害。说时迟那时快,巨大的火焰锤己经一记重击,恶狠狠地直砸在这蓝色神法的守护圈上,激起无数的细碎小火花。
蓝色神法守护圈阵仍旧屹立如山,一动不动。纳丝莉默念神法咒语,驱动神法加持其法力。
火山妖神大怒,口中默念魔法咒语,驱动神锤越战越猛,一柄火雷神锤被他挥洒得如一只飞扬跋扈的火狮,在这蓝色守护圈外疯狂飞舞,从四面八方、上下左右对之进行攻击,它每一次与阿瑞斯之盾撞击,都会感到阿瑞斯之盾的反击力量,正在逐渐减弱。火山妖神心内暗喜,攻击变得更加猛烈。
女孩纳丝莉见此,心慌意乱,虽然师出名门,神法高强,可毕竟是初出道,实战经验严重不足。她念动咒语,借助“幻影如风”神法,在火山妖神高高跃起,火焰神锤高举,意欲对阿瑞斯之盾,来个狠命一击之先,舍弃了蓝色神法守护阵,后撤千米之遥,稳住身形。“阿瑞斯之盾”没有女神加持的神法力量,转眼间就被火山妖神一锤击碎,闪了几下,消失在空中。
纳丝莉见此,心中大骇。想趁火山妖神未到之机,找到攻击的神法。可惊慌失措中,只想起些平常的神法,急忙手捏神诀,口中念动神法咒语,玉指点向迅猛攻到面前的火山妖神,大喊一声,道:
“流星石雨!”
在女神胸前三米之处,出现一个小亮点,它瞬间由小变大,形成一个大到直径一米的圆球形攻击结界。随着女神手捏神诀的玉手向前指向淮托斯,即刻,从那里面,扑天盖地源源不断涌出的石刃,呼啸着直扑向迎面气势汹汹冲上前的火山妖神。
“哈,我怕你!”
火山妖神狂吼道,身形却迅若雷电,手中巨大神锤舞动快如旋风,转眼把无数的流星石雨击落。可从攻击结界中飞出的流星石雨太多了。火山妖神不得己,后退三百米之远稳住身形。无数的流星石刃冲他击来,在他的瞳仁上的影像越来越大,他却很冷静地念动咒语,手指前方,大吼一声道:
“火电雷网”。
在一刹那间,在火山妖神对面三十米之外,出现一个巨大的魔法能量网,上面烈焰如炽,时有雷霆炸响;其状如由火、雷与电所组成的墙壁,成正方形,向四周扩展到几百平方米的面积,正阻挡在流星石刃之前。几乎所有攻过来的流星石雨,都击打在火雷电网上,化为一阵阵青烟,消失在空中。
火山妖神脸上露出得意的狞笑,口中念动咒语,不断地加强此电网的防御能力与吸收力。
“哈哈哈!小妞,没招了吧!妖神爷爷早出生十万年,如果还斗不过你,不是很可笑么?快认输了吧,跟妖神爷回魔界成婚,妖神爷一定好好待你,绝不会亏待你!”
梦幻女神气得玉面飞红。她努力稳住心神,咬紧牙关,继续念动咒语。忽然间,女神面前的“流星石雨”攻击结界,又向周围涨大至三倍,而这时从里面飞出的,不再是小石刃,而是一柄柄长达十米,宽厚达半米的烈焰石剑。它们一个个闪着烈焰,如同导弹一般呼啸着恶狠狠地扑向了火山妖神。
“再来!再来!”
火山妖神狂呼着。越来越兴奋起来。他不停地默念咒语,加强“火雷电网”的防御能力。
流星利刃这次数量很多,比小流星石刃厉害了十倍不止,它们一个个冲破了火雷电网,呼啸着向火山妖神冲去。与此同时,被流星石刃冲破了的“火雷电网”魔法守护阵闪了几闪,就消失不见了。
面对扑面而来的流星利刃,火山妖神是惊恐万分,心想:“真小瞧了这小妮子呢。她还真有两下子啊。”
可火山妖神也绝不是省油的灯!他迅即后闪,口中念念有词,就在一柄柄流星飞刃快要刺破他的衣服时,火妖神大吼一声道:
“汽化魔洞”。
几乎与此同时,一团烈火魔法小结界出现在他面前,它疯狂地长大起来,形成一个直径达五十米的大圆球结界。同时,呼啸着飞速地狂吸,把它周围的一切,都吸进一个无底的深渊内。在那里,所有的一切,都被热化为汽体。只是片刻之间,所有的怒啸着飞向火山妖神的的流星利刃,都被它无与匹敌的吸力给吸得一干二净,消失在其结界深处而不见。
随即,“汽化魔洞”魔法攻击结界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想想那扑天盖地扑向自己的烈焰巨石刃,火妖神不能不相信,眼前的小女孩,不可以等闲视之。
“咱可不能让这么个小妮子比下去,否则,一世英名尽毁在她手上!”
火妖神开始相信,现在人界守护主神梦幻女神纳丝莉,神法如此高明,不可小觑!他暗暗地担忧,怕自己被她打败而因此出丑。现在,就只想把她除之而后快,再不敢做别的打算了。想到此,他口中喃喃地念动魔法咒语,即而大声地唱着,以此招唤恶煞界凶兽“炎兽”:
“万魔之王撒旦魔君,您最忠实的奴仆在向您祈求恩赐,请显示您黑暗魔法无与伦比的邪恶力量,让炎兽显现吧!”
纳丝莉远远地退后三百米,冷冷地盯着这位火山妖神,想看看这位小丑式的妖孽,又有何伎俩。
随着火山妖神的招唤,在他面前一百米远的空中,出现一个直径达三十米的圆球形结界:一只上古恶兽——炎兽非相鳄缓缓地从结界爬出,伸头向四周打量了一番,尔后,一跃而出,驾起一团黑云,冲着星空,“嗷!嗷!嗷!”狂叫几声。
“魔神的仆人,去把那女子给撕碎吧!”火山妖神口念咒语,手一指梦幻女神,高声唱道。
炎兽非相鳄是只上古凶兽,却因年岁大,也有了灵性。此时,它并不急于扑向她,而是先如武林高手,活动半天手脚,又向空中看了看,瞥了眼纳丝莉,这才狂叫一声,疯狂扑向美女神。
梦幻女神的确还太嫩!她出道不是很久,从来不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恶龙鳄。一时之间,除了“阿瑞斯之盾”,外加“流星石刃”外,忘了自己还有别的武器与神法可用,来进攻或抵御此炎兽攻击。但让她吃惊的是,这位非相鳄炎兽,根本不在乎流星石刃。它不但体积庞大,并且皮厚如铁甲,其坚难摧。流星石刃打在它身上,直冒火星,却对其没有一点伤损。相反,流星石刃终于激怒了这只上古恶兽,它咆哮着,怒吼着,脚踏黑云,顶着漫天的流星雨箭,在远处火山妖神魔法咒语的加持之下,凶狠无比扑向向美女神纳丝莉。
梦幻女神一时花容失色。自任职以来,她不曾遇上过此等恶兽。她念动咒语,驱动脚下座云极速后退,可炎兽却越逼越近,眼看着梦幻女神危在旦夕!
“哈,哈,哈!哪里来的一个无知鼠辈,吃了熊心豹子胆,胆敢欺服我家小宝贝,看我老火龙来收拾你!”
正这时,只听得半空中,传来如同巨雷般的怒吼。
非相鳄炎兽很是奇怪,抬起巨大而蠢笨的头颅,向冥王星那边的天际望去。只见黑沉沉的太空里,渐渐浮现出一只比自己身形大上十倍的火龙,它正怒视着它。非相鳄并不傻,知道来者不善,匆忙后撤三千米远处,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注视着那只可怕的大火龙。它显得有些恐惧,畏首畏尾的。
“兽形狂化!”
呆在一边观战的火山妖神,刚见到梦幻女神落了下风,正在出手活擒她时,惊恐地瞅见火龙神出现,十分害怕,忙念动魔法咒语,加持到“炎兽非相鳄”身上。刹那之间,炎兽狂化体形到原来的百倍,并随即魔法防御能力与攻击力都增加了百倍。炎兽猛然见自己如此强大,火龙神他们在眼前,如同一只小虫子,胆量马上大了,也就不再害怕,张牙舞爪,咆哮着直扑向火巨龙。从非相鳄口中,喷出熊熊三昧烈焰,并且,无数的火电雷,以比流星雨更快的速度,向火龙神发动迅猛的攻击。
“老爸,小心!这可是恶毒的‘非相鳄炎兽’。”美女神冲天上的火龙神高呼着。
“傻孩子,还不相信你老爸的能力么!”巨龙忽然一回身,瞬间幻化为勇士,脚踩祥云,飞身立到非相鳄背上。轻念一声“粘”神法,站稳脚跟,一边不急不慢,念动神法咒语,从众神兵器库中,取出他的神器:九曲斩妖剑。
非相鳄见面前身影一晃,火龙神不见了,大惊,四顾无人。感受到从后脖胫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,猛然醒悟过来,火龙神己经站在他身上。他狂吼一声,钻入更远的太空,想以此来把火龙神甩开。火龙神从容地站在炎兽的背上,随着它四处乱窜,仍旧稳如泰山一般。眼见炎兽都没力气跑了,火龙神哈哈一笑,默念咒语,镇定地挥动化为长为百米的九曲斩妖剑,大吼一声:
“恶煞,引颈受死吧!”
但见剑影过处,非相鳄巨大的头颅就被斩了下来。非相鳄的巨大头颅,在空中高速跌向无底的深渊,很快燃烧并化成灰烬,而它的巨大身躯,随即也落向无底的深渊。
“怎么样,小妖,还不快投降?”
火龙神转身对一边正想逃命的淮托期叫道。
火山妖神这时,如同死蚯蚓一般,见非相鳄玩完,早就吓得直抖,脚踏乌云,正准备再次遁入魔界逃命。听到火龙神的话,他连入魔界的开门咒都忘了。
“老爸,小心,那恶兽复活了。”纳丝莉在旁边观战,这时惊呼起来。火龙神一愣神。他抬眼看去,只见非相鳄炎兽又从深渊中飞出,重新生出了一个头,比上次更加嚣张,它气势汹汹的,张牙舞爪,直扑向火龙神。原来这种恶兽都有九条命,刚才又长出了一个新头。
“哇,还真有你的,这样也不死!”
老火龙大吼一声,飞身到其背上,再次挥剑,把新头斩落。
一边的火山妖神见机会难得,急忙念动魔法咒语,
“三头妖形!”
炎兽片刻又长出了三头。
“老爸,重力倍增!”一边的梦幻女神,正紧张地注视着这场搏斗,见此情形,有机会思索对策,这时大声喊道。
“谢谢你,女儿!”火龙神口中念动神法咒语,正在空中挣扎的炎兽,忽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,有几万个炎兽重。它悲惨地怪叫一声,向无边的黑暗中落去。
火龙神怕它仍旧不死,口中念动咒语,一指正向深渊下落的炎兽非相鳄,高声念道:“烈焰焚身!”就见炎兽全身生出烈焰,疯狂地燃烧着,不多时就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球,很快就成了一个小亮点。
这次,非相鳄是真的被火龙神轻易杀死了。火山妖神吓坏了,他刚才为了招唤非相鳄,耗尽了法力,这时,己经没有更多的能力,来与美女神战斗。纳丝莉刚才也正是由于专注于火龙神与非想鳄的交战,以至于忘了还有个火山妖神要对付。火山妖神见非想鳄被除,自己对付一个小女孩己经是势均力敌,更何谈还有这个老不死的对头。他心想:
“逃命要紧!”
趁着纳丝莉与火龙神还求反应来过,他匆忙念动魔法座云咒语,驾着它,打开魔界通道,逃之夭夭。
“想逃,没这么容易!”
美女神纳丝莉反应过来,正想赶入魔界追捕他,要把这个胆敢无视神灵封咒,私自解咒又再闯入人界的恶妖魔打得魂飞魄散,却被近前来的老火龙神拦住。
“宝贝女儿,穷寇莫追!老爸还有更更加重要的事,要对你说。”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